世界杯赛程网 > 资讯 > 世界杯 > 从留洋到青训,中国足球向日本学什么?

从留洋到青训,中国足球向日本学什么?

来源:世界杯赛程网 世界杯
华舆讯 据日本《东方新报》报道,眼下,2022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同分在B组的日本队与中国队都在为仅有的两席直通卡塔尔的名额而努力。在本次12强赛第二轮比赛中,中国队虽然只以一球小负日本队,但场上所反映出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在足球发展上,中国需要在哪几个方面进行加强?日本有哪些値得中国借鉴的经验?

10月10日晚,中国队球员武磊在比赛中带球突破关岛队防守球员。当晚,中国队坐镇广州天河体育中心迎战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的第2个对手关岛队。最终,中国队7比0战胜关岛队。(图片来源于中新社 陈骥旻摄)

武磊的“孤独”

9月7日,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次轮较量,中国队0比1不敌日本队比赛后,武磊回归西甲,他在机场遇到同样返回各自所效力俱乐部的日本球员,不禁在微博上感嘅:“在我旁边,几乎一整支日本国家队的球员都准备返回欧洲各自的俱乐部,真的很感触!我们和亚洲强队的差距确实很大,正视差距!绝不虚度每一天!”

到欧洲去历练,是日本足球崛起的最根本原因。单就正在参加世预赛的中日两国国家队而言,中国队只有武磊在海外孤军奋战,日本队则有多达17人在欧洲效力。

而根据《德国转会市场》在今夏转会窗的数据统计,2021年日本旅欧球员数量已达到451人,其中在德国联赛的日本球员数量最多,为250人。

目前,日本队世界排名第24位,高出中国队(71位)47位。据德国转会市场网站统计,日本队总身价1.186亿欧元,而中国队总身价低至2293万欧元,仅是对手的1/5。甚至,目前日本队阵中身价最高的球员、效力于德甲法兰克福队的中场球员镰田大地一人的身价(2500万欧元),就高出中国队所有球员身价总和。

新华社称,留洋球员展现出的出色技战术素养和开阔视野毋庸赘言,从中日比赛中日本球员的娴熟技巧、压迫式打法和“压倒式”数据就可见一斑,而他们甚至还未展现出最强实力。

广州《足球报》报道,事实上,日本之所能拥有一大批国脚级旅欧球员,日本足协为留洋球员提供的辅助服务不能不提,例如,帮旅欧球员免费升级往来航班机舱、派专员进行心理疏导等。而最新的消息是,日本足协将在德国建立永久训练基地,为日本旅欧球员提供更多帮助。

训练基地要在未来才能投入到正常的使用中,而在俱乐部层面,日本足球在欧洲早已有一个据点,那就是比甲球队圣图尔登。

2017年,日本互联网企业DMM正式入主圣图尔登。据日本新闻媒体报道,时任东京FC总经理的立石敬之和DMM事业部本部长绪方悠在和朋友一起聚餐时,聊到日本球员太难开启旅欧生涯,而且成功者寥寥无几,于是便想出了拥有一家欧洲俱乐部,作为日本球员在欧洲据点的想法,并付诸行动。

如今担任圣图尔登俱乐部总经理的立石敬之说:“我们的理念就是这样,事实上现在我们确实让很多日本球员在欧洲踢上了球,也有更多日本企业关注到我们,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赞助。”

要论圣图尔登运营数年来的最大成就,无疑是运作远藤航、富安健洋以及镰田大地,该俱乐部成了这3名日本现役国脚飞入五大联赛的跳板。远藤航先从浦和红钻转会到圣图尔登,被推荐租借当时跌入德乙的老牌劲旅斯图加特,在随斯图加特重返德甲并用实力坐稳位置后,远藤航在本赛季当上了斯图加特的队长。而富安健洋更是在本赛季从意甲博洛尼亚转会到英超阿森纳,镰田大地则是上赛季法兰克福取得好成绩的重要成员。

在拥有成功案例之后,圣图尔登对日本靑年才俊们就拥有着更大的吸引力,他们也和5支J联赛球队签下合作协议,在本赛季注册在圣图尔登的日本球员已多达7人。

不过,圣图尔登虽是日本足球的据点,但其更大作用只是一个橱窗或者跳板,球员能否走得更远,还是要看自身实力。

相较于日本,目前留洋现状尴尬的中国足球,其实近年来也有慢慢的变多年轻甚至未成年的球员去欧洲、巴西等地深造,但这些孩子基本在海外很难立足,导致“留洋”逐渐变成“镀金”,“出口转内销”现象普遍。

新华社报道,“留洋少、留洋难”的原因包括自身实力不够、中国国内高薪带来的动力不足(已颁布的限薪限投政策或缓解该问题)、文化语言等隔膜造成融入难乃至边缘化、年轻球员缺乏实战等。虽然问题不少,但留洋已是大势所趋,也成为中国足球长远发展的应有共识,而比较务实的选择则是登陆非五大联赛的各级别联赛。

实际上,日本球员中能直接踏上五大联赛的也很少,目前这支日本国家队中,植田直通和阿道效力于法乙,室屋成效力于德乙,柴崎岳来自西乙;中山雄太和堂安律来自荷甲,伊东纯效力于比甲,守田英正来自葡超,古桥亨梧来自苏超。

武磊曾在受访时说,他更愿意让自己的留洋成为一种导向,去影响更多球员走出去。他说,日本、韩国球员在五大联赛踢球的并没有多少人,绝大多数还是在五大联赛以外的欧洲国家联赛或次级联赛,庞大的基数下,即使很多人被淘汰了,在欧洲踢不下去回去了,依旧有很多人往外走,回归日本联赛后也带去了丰富的经验。

他认为,无论什么层级的联赛,只有大批中国球员愿意走出来,能在海外立足,中国足球才真正有可能提高。留洋期间,他在海外看到了从上到下的足球体系、俱乐部运营、足球氛围、普通民众对足球的热爱等,收获是全方位的。

中国足协也意识到了球员留洋的重要性,主席陈戌源曾表示,计划把靑少年队伍整建制送出去,并拟解决两大问题:一是保障,包括学习、生活等,解除家长后顾之忧;二是确保孩子有球踢。业内人士建议,由中国足协牵头成立一个靑少年足球海外发展基金,并立足2035年建成体育强国目标,制定15年海外人才培养计划,培养1000~2000名高水平人才。同时,在国家层面设立青训发展基金,对青训卓有成效的机构和队伍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或奖励政策,来达到鼓励留洋深造的目的。

青训的痛点

日本足球之所以能有数量庞大的球员留洋,也是坚持数十年的青训结出的硕果,而这一直堪称中国足球的顽疾。

网易体育报道,2017年年末,河北华夏幸福U13梯队曾来日本拉练,1平3负的拉练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不过俱乐部的宣传机构在川崎前锋梯队中做的一份问卷调查令人値得深思。

调查问卷总共有9个问题,差距最大的两个问题集中在何时开始踢球和每年踢多少场比赛上。

前一个问题,华夏幸福小球员开始踢球的平均年龄是8.28岁,川崎前锋则是4.4岁。华夏幸福梯队内最早的一位小球员从4岁开始踢球,而在川崎前锋这里,3人从两岁就开始踢球,8人从3岁开始踢球。

后一个问题,华夏幸福小球员每年比赛的平均场次是27场,川崎前锋则是84场。35份问卷,其中21张上赫然写着100场。(中日孩子比赛数量比为1:3)

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差距,等到20岁左右开始进入一线队的时候,日本球员已经有了超过1000场比赛的实战经验,而中国球员还只是什么都要重新学习的“生瓜蛋子”。

这也是很多外籍国家队主帅和外籍青训敎练一直在说的事情:中国球员的技术其实不差,但到了场上,就无法发挥出同等高度的技术水平。他们很奇怪,球迷也很奇怪。而谜底就是:比赛数量不够,实战经验不足。

中新社报道,今年42岁、如今在中国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一家足球俱乐部执敎的葡萄牙籍教练雨果也认为,中国足球要想真正崛起,青训是必不可少一环。“我到中国就是要发掘球员的可能性,必要时将好苗子带回葡萄牙接受更为专业、更为科学系统的训练。”他说。

2017年到中国执教之前,雨果已名声在外,他不仅是欧足联A级敎练员,同时也是葡萄牙知名“青训冠军敎头”。在葡萄牙的15年执教生涯中,他培养出6名葡萄牙国家队队员、3名欧洲一线俱乐部球员。

1月5日,中国国家男足主教练就职见面会在北京举行,新一任中国国家男足主教练李铁亮相。图为李铁回答媒体提问。(图片来源于中新社 韩海丹摄)

在鄂尔多斯,他所执敎的俱乐部共有50多名青少年。最开始,对于他的严格要求许多家长并不理解,“他们都以为,足球需要快乐,不能太严格了。”雨果说。

“但足球是一项非常需要基本功的运动,你必须做好每一个动作。如果不严格,敷衍训练,最终会害了孩子,也把中国足球的明天给毁了。”雨果说,“青训一定要讲究科学,不能在孩子发育期间增加不必要的力量训练。”

“青少年踢球最重要的是技术规范,做好每一个动作,增加团队协作。”雨果认为,在足球训练中盲目增加力量训练是孩子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时间长了会把一个好苗子练废,也会让孩子彻底失去对足球运动的兴趣。

雨果所言的科学训练,到底有何实质性成果?

雨果所在俱乐部负责人丁洁说:“在课前,雨果会针对每个孩子的体能、体型、体质制定不同的训练方案,让每一个孩子都能有明确的目的性的提高。”

“正是在科学训练下,俱乐部一名青少年还取得了国家二级足球运动员证书,这在青少年足球中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在丁洁看来,雨果在鄂尔多斯执教的几年中,不仅让青少年足球在当地形成了很好的氛围,同时也让更多家长理解了足球青训的重要性,“现在家长们对于雨果的严格要求,已全部接受”。

让丁洁欣慰的是,目前,雨果已经从俱乐部发掘了两个好苗子,打算推荐到葡萄牙进行更好的训练,接受当地的足球文化。

丁洁笃定认为,“雨果倡导的青训理念对中国足球的未来,有意义。”

3月21日,中国男足在上海开始集训,以备战6月举行的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图为球员们慢跑热身。(图片来源于中新社 张亨伟摄)

校园足球的推进

国际足联前主席布拉特曾经说过,足球是一项简单的运动,你只要给孩子们一个足球,他们就可以随时随地玩起来。

但足球又是非常复杂的运动,因为很多时候,孩子们找到踢球的时间和空间都非常非常难。

新华社报道,与“留洋”问题众多、现状不乐观的情况相比,中国在青训、校园足球开展方面整体呈向好趋势,已超额完成了到2020年建成两万所足球特色学校的目标任务,踢球的孩子稳步增多。尽管各地足协、足校、俱乐部梯队、特色校的运作模式、培养方式、投入都各有不同,中国特色足球靑训体系正在摸索中逐步建立,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以恒大足校为例,自2012年成立起,截至目前学生球员已累计入选国少、国青436人次、150多人,向俱乐部输送累计超100人。恒大足校还培养了500多名中方教练员,其中B级以上的敎练员接近10%。

另据了解,北京市在2019年实现了“八个一体化”的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模式,并创建了“5816满天星”青训体系。由体育和教育机构共同布局5个市级、8个大区级、16个行政区和学区级综合配套功能完善的青训中心。同时在2017年率先推出青少年足球俱乐部定级赛,并在2018年率先推出青少年足球俱乐部联赛,2019年的参赛人数达到10782人。

2021年8月3日,小球员在山东省青州市一处足球场训练。(图片来源于中新社 王继林摄)

报道称,实地探访大连实验小学时能够正常的看到,孩子们踢球已经颇有章法,学校也把开展校园足球作为一种有效的敎育手段,尝到了甜头。

不过,在目前敎育优先的理念下,中国很多家长送小孩加入职业梯队的意愿有所减弱。河南建业外国语中学足球队总教练宋琦说:“家长的观念也在转变。如果孩子能踢出来就去职业队,但是一定不能放弃学业,家长更愿意让孩子在学校里面做体育特长生。”小学阶段踢球的孩子很多,初高中阶段就断崖式下滑已成为各地的常态。

在这样的背景下,多地的职业俱乐部和地方足协都在进行体教融合实践,与学校进行深度合作,实践将梯队放进校园以解决家长的后顾之忧。

然而,目前由于在赛系、赛制的设置上有不同的看法和设想,教育系统和体育系统只能由两个系统各自办赛,双方的优质资源难以整合,体教融合的实际难度仍很大。

虽然整合难度大,但足球界主流声音仍认为体教融合是大势所趋。中国足协执委、成都足协主席辜建明表示:“有一些声音说要回去走体校的老路,体校模式并不符合现代球员的成长规律和社会经济的发展需要。一定要坚定信心,继续往下推进体教融合。”(原标题:从留洋到靑训 中国足球向日本学什么?)

更多直播